小美人鱼文州

黄喻,伞修
——可逆绝不可拆。

【短贺】textmessage

我生日那天第一个惊吓——呸,惊喜,来自闷油瓶,因为准零点的第一条短信是他发的。
“生日快乐。”
我靠,他还会用二十六键找到标点。
我思前想后决定高冷一把,不说谢谢,至少扣他一个字。
“谢。”
妈的,爽,他说四个字我才回一个。
小花和黑瞎子也同时发了微信,不知道他俩是不是商量好了,一水儿的“奔四快乐!”
得了,胖子也是,还给我点了首学习雷锋好榜样。
我给小花回了个彼此彼此,其他俩人我实在是懒得理。
又有一条短信发来,居然还是闷油瓶的。“39了。”
……他还会打数字哦?他在嘲讽我哦?
“你99不止了吧。”呵呵。
闷油瓶五分钟没回,我都决定放下手机睡觉了,屏幕却又亮了。
“好像没到。”
嘶,我怎么觉得这四个字后面潜台词是“老子...

【喻黄喻/伞修】Dilapidation



“黄少天你文件带好没,这项目要是谈不过哥就让你连吃一个月秋葵。”

叶修手虚握着方向盘,一边看路一边瞥了黄少天一眼。

“带好了带好了,总不能犯一次错你就记我一辈子吧!还有上回我可是脱稿,说得那老外一愣一愣的最后不还是谈拢了,”黄少天拍拍胸脯,“快说我帅。”

“呵呵。”

电话响了,叶修瞥了眼备注。

“喂,沐秋。”

“叶总到地方没。”苏沐秋此时正整理着手头的资料,而且还带着个听歌用的耳机拉着长线和叶修讲电话。

“没有。沐秋大大你下回送我们行不,开车太累了,黄少天那个傻子还不会。”

苏沐秋似乎听到了那头黄少天的骂声,他笑了笑。

“行,忙完这段当叶总的专属司机,依旧提供包吃包住服务...

百日喻黄Day11

黄少天刚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觉得自己要被刺瞎了。

卧室连个纱帘都没拉,朝阳的房间被照得通透。大概已经是中午了,看来昨天玩儿得有些过火,自己都喝断片了。

浑身酸痛。黄少天脑袋蹭蹭枕头,想翻个身再赖一会儿。

然而他看见了睡在一旁的喻文州。


卧槽。

黄少天终于感觉到哪里不对了。

他怎么是光着睡的,还有喻文州也是……卧槽喻文州。

黄少天猛地坐起来,感受到疼痛从后腰和屁股迅速蔓延至全身,疼得他一个哆嗦。他惊恐地看自己的身体,胸前有许多块青紫,看起来不太好。

哦不。


喻文州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床头捂着脸的黄少天,类似于“卧槽这不是真的”的话从指缝间流出来,听进喻文州耳朵里。

喻文州也花了一些时间想起了昨天晚上...

王队我爱你。


【伞修】叶修生日贺

“咳,叶修。”魏琛喊住了叶修,神情怪异地指了指自己的颈侧,叶修一下子会意,把衬衫领子立了起来。

“哎哟,哪家姑娘这么热情,回来让我见见?”

“呵呵,好说……”叶修揉着脑袋走开了。

昨天晚上闹完之后他一直睡到中午十一点,还好课在下午,不过这一路走来有多少人看见他脖子上的吻痕他有点不敢想。

上课时他习以为常地窝到了最后一排,最先掏出手机给苏沐秋发了条信息“再在我脖子上留印跟你没完。”

意料之中的并非秒回,他觉得苏沐秋应该是在赶论文。苏沐秋马上就要毕业而他还要再熬一年,不过谁知道呢?进入社会后或许更难熬。

叶修大一那年认识了大二的苏沐秋,初见是在做兼职的酒吧里。他到现在还能想...

百日喻黄Day10

——“请对黄少天说一句情话。”

——“少天,你是我永远的海平面。”

“文州……其实你不用勉强的。”

喻文州一动不动坐在座位上死抓着扶杆,视线只敢放在黄少天身上。

起因是两个人去了趟游乐园,而喻文州晕高却作死地陪着黄少天坐摩天轮。

“没事,我很好。”说着喻文州鼓足勇气朝下面看了一眼,顿时一股电流从脚底蔓延到腿。

黄少天眨眨眼睛,伸手握住喻文州的手,揉捏着对方的指节。喻文州轻轻回握。

“你从小就晕高啊。”

“对。”

“那你一定没有童年。”黄少天做出悲痛的表情。

“不,我可以坐碰碰车。”喻文州想了想认真地回答。

“好,一会儿就去坐。”

摩天轮缓慢上升,喻文州的心一直提着,此时...

百日喻黄Day9

醉酒【大概】梗两人份


喻文州


“压力山大……黄少,喻队喝醉了,我手机没电拿他的给你打咯……现在我急着走你跟他说?”

“我去……”黄少天觉得喻文州会喝醉是个特别重大的事,“好好好你给他嗯……没事你先走他又不是妹子,没事没事。”


电话那边传来几声杂音,看来手机到了喻文州手上。

“少天。”

“嗯?怎么?”

“嗯……”喻文州慢慢趴到桌子上,闷着声音说,“我爱你。”

哦我的妈。

黄少天听着恋人带着鼻音用那么苏的声线说这种话,内心咆哮着根本把持不住。


“咳……我也爱你,”黄少天顿了顿,“你在哪儿呢我接你去。”

喻文州没醉到胡言乱语,还是能报出地方的。

“哦好好好,你呆在原地不要动等我过去哈,千万不...

百日喻黄Day8

特工paro3


“好吧,”黄少天把他的领带扯了下来,又松了颗扣子,“就按着boss说的,你在车里做定位指引和支援,我去把东西偷回来,嗯?”


喻文州听着他的话不动声色地瞄了几眼他的领口。

“行。”


说完喻文州就开始摆弄自己的电脑——关于入侵防火墙这类的事情他是行家,基本算是干特工里的佼佼者了。五分钟的时间过去,大楼的监控画面开始一个一个出现在屏幕上。

接着他控制了电梯还有部分灯光。


“你出来的时间可能会赶上交易,要不走通风管?”喻文州突然偏头问黄少天。

黄少天眼角抽搐一下,“能不走吗?”

“要求还挺多……”喻文州轻声念叨着。

“呵呵。”黄少天用了和魏琛一样的笑声表示不屑。


“...

百日喻黄Day7

特工paro2


“我说,你就不能找条靠谱点儿的道吗。”

通风管道里,黄少天手肘撑在地上,趴着匍匐前进,汗滴顺着脸颊汇聚在鼻尖、下巴,摇摇欲坠。

“压力山大……”耳机里传来回信,“黄少你加油,前面岔口走左边——哦不对,爬左边。然后你注意一点别让人从通风口看见了,前面那个开得还挺大的……压力山大。”


与此同时,魏琛和方世镜正一脸严肃地坐在一起,偶尔瞄对方一眼。

“咳,咱说好了,五五分。”魏琛开口了。

方世镜只是耸耸肩,“哦好吧。”

“呵呵。”

魏琛的态度可没有那么友好,同行是冤家,这次合作纯属意外。


不防交代一下,魏琛是黄少天的boss,方世镜是喻文州的。


于是方世镜把喻文州叫进来,然...

百日喻黄Day6



梗来自原文季后赛兴欣蓝雨第二场


魏老大说想回去看看


——


魏琛站在蓝雨战队的大门前,一抬头就能看见悬在头顶的大大的队徽,以剑与诅咒为原型的设计让人一看就能想起那对配合默契的正副队。


自己已经好多年没回来了吧,魏琛默默想着,你看,进个大门还得允许了才行。他摸出手机给黄少天打了个电话。


此时正值季后赛第二场前夕,先前那场兴欣以较小优势击败蓝雨,而这次蓝雨主场兴欣定会打得比上一场还要艰难。


蓝雨向来不会轻敌,喻文州刚刚在给队员开战术分析会,此时已经尾声,大家在会议室里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忽然喻文州感觉到大腿那里有轻微震动,他伸手摸索口袋,摸出了黄少天的手机。...

我关注的人

© 小美人鱼文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