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人鱼文州

【短贺】textmessage

我生日那天第一个惊吓——呸,惊喜,来自闷油瓶,因为准零点的第一条短信是他发的。
“生日快乐。”
我靠,他还会用二十六键找到标点。
我思前想后决定高冷一把,不说谢谢,至少扣他一个字。
“谢。”
妈的,爽,他说四个字我才回一个。
小花和黑瞎子也同时发了微信,不知道他俩是不是商量好了,一水儿的“奔四快乐!”
得了,胖子也是,还给我点了首学习雷锋好榜样。
我给小花回了个彼此彼此,其他俩人我实在是懒得理。
又有一条短信发来,居然还是闷油瓶的。“39了。”
……他还会打数字哦?他在嘲讽我哦?
“你99不止了吧。”呵呵。
闷油瓶五分钟没回,我都决定放下手机睡觉了,屏幕却又亮了。
“好像没到。”
嘶,我怎么觉得这四个字后面潜台词是“老子...

【喻黄喻/伞修】Dilapidation



“黄少天你文件带好没,这项目要是谈不过哥就让你连吃一个月秋葵。”

叶修手虚握着方向盘,一边看路一边瞥了黄少天一眼。

“带好了带好了,总不能犯一次错你就记我一辈子吧!还有上回我可是脱稿,说得那老外一愣一愣的最后不还是谈拢了,”黄少天拍拍胸脯,“快说我帅。”

“呵呵。”

电话响了,叶修瞥了眼备注。

“喂,沐秋。”

“叶总到地方没。”苏沐秋此时正整理着手头的资料,而且还带着个听歌用的耳机拉着长线和叶修讲电话。

“没有。沐秋大大你下回送我们行不,开车太累了,黄少天那个傻子还不会。”

苏沐秋似乎听到了那头黄少天的骂声,他笑了笑。

“行,忙完这段当叶总的专属司机,依旧提供包吃包住服务...

百日喻黄Day11

黄少天刚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觉得自己要被刺瞎了。

卧室连个纱帘都没拉,朝阳的房间被照得通透。大概已经是中午了,看来昨天玩儿得有些过火,自己都喝断片了。

浑身酸痛。黄少天脑袋蹭蹭枕头,想翻个身再赖一会儿。

然而他看见了睡在一旁的喻文州。


卧槽。

黄少天终于感觉到哪里不对了。

他怎么是光着睡的,还有喻文州也是……卧槽喻文州。

黄少天猛地坐起来,感受到疼痛从后腰和屁股迅速蔓延至全身,疼得他一个哆嗦。他惊恐地看自己的身体,胸前有许多块青紫,看起来不太好。

哦不。


喻文州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床头捂着脸的黄少天,类似于“卧槽这不是真的”的话从指缝间流出来,听进喻文州耳朵里。

喻文州也花了一些时间想起了昨天晚上...

王队我爱你。


【伞修】叶修生日贺

“咳,叶修。”魏琛喊住了叶修,神情怪异地指了指自己的颈侧,叶修一下子会意,把衬衫领子立了起来。

“哎哟,哪家姑娘这么热情,回来让我见见?”

“呵呵,好说……”叶修揉着脑袋走开了。

昨天晚上闹完之后他一直睡到中午十一点,还好课在下午,不过这一路走来有多少人看见他脖子上的吻痕他有点不敢想。

上课时他习以为常地窝到了最后一排,最先掏出手机给苏沐秋发了条信息“再在我脖子上留印跟你没完。”

意料之中的并非秒回,他觉得苏沐秋应该是在赶论文。苏沐秋马上就要毕业而他还要再熬一年,不过谁知道呢?进入社会后或许更难熬。

叶修大一那年认识了大二的苏沐秋,初见是在做兼职的酒吧里。他到现在还能想...

百日喻黄Day9

醉酒【大概】梗两人份


喻文州


“压力山大……黄少,喻队喝醉了,我手机没电拿他的给你打咯……现在我急着走你跟他说?”

“我去……”黄少天觉得喻文州会喝醉是个特别重大的事,“好好好你给他嗯……没事你先走他又不是妹子,没事没事。”


电话那边传来几声杂音,看来手机到了喻文州手上。

“少天。”

“嗯?怎么?”

“嗯……”喻文州慢慢趴到桌子上,闷着声音说,“我爱你。”

哦我的妈。

黄少天听着恋人带着鼻音用那么苏的声线说这种话,内心咆哮着根本把持不住。


“咳……我也爱你,”黄少天顿了顿,“你在哪儿呢我接你去。”

喻文州没醉到胡言乱语,还是能报出地方的。

“哦好好好,你呆在原地不要动等我过去哈,千万不...

非常喜欢星星,从第一季喜欢到第二季,虽然他不在了。


百日喻黄Day4

特工paro01


敞亮的大厅回响着优雅的乐曲,那并非是电脑机械地播放出来的。在大厅中央有人在拉小提琴,琴声悠扬婉转,也不完全按照谱子演奏,偶尔加上几个装饰音符,让整个曲子更有韵味。


灯光把大厅照得金碧辉煌,大理石瓷砖的地面上摆放着几张不大的桌子,上面的酒杯摆成了金字塔的形状,金黄的香槟充斥着每一个杯肚。


男男女女举杯欢快交谈,看似复杂的场景,但所有人搭讪的目标都定在了一个人身上——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手握葡萄酒杯,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黄少天为混进这样一个高级的场所,和其他人一样穿上了华贵的西装,他和暖阳一般颜色的头发柔顺地贴在脸颊两侧,刘海下明亮的眼睛正在洞察着周围的...

百日喻黄Day3


剑所指的方向,诅咒也如影随形。



其实就是混个更x


百日喻黄Day1

黄少第一人称自述。


——


我和喻文州刚认识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极其讨厌这个人。如果我的记忆还算过关,那时他穿着件衬衫,整个人白白净净的,浑身散发一种文弱的气息。

我一般称这种人为小白脸儿,不屑于学校里女生追的那种长得不男不女的帅哥——如果那能叫帅的话,真正的英雄是披荆斩棘斩永不言弃的,这才叫帅气。

先抛开这些如今想来让我羞耻得想捂脸的想法,我其实只想说明,我讨厌喻文州。

这个想法在我见证了他的手速之后更加根深蒂固了。

其实现在看来,喻文州要是穿个衬衫我能盯着他看好长时间,并且他不是弱,他只是比我们更懂得到新场合应该更有家教。

接着刚才的说,那时候我管他叫“吊车尾”,并且乐于和其他人分享这个称呼,...

我关注的人

© 小美人鱼文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