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人鱼文州

百日喻黄Day1

黄少第一人称自述。


——


我和喻文州刚认识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极其讨厌这个人。如果我的记忆还算过关,那时他穿着件衬衫,整个人白白净净的,浑身散发一种文弱的气息。

我一般称这种人为小白脸儿,不屑于学校里女生追的那种长得不男不女的帅哥——如果那能叫帅的话,真正的英雄是披荆斩棘斩永不言弃的,这才叫帅气。

先抛开这些如今想来让我羞耻得想捂脸的想法,我其实只想说明,我讨厌喻文州。

这个想法在我见证了他的手速之后更加根深蒂固了。

其实现在看来,喻文州要是穿个衬衫我能盯着他看好长时间,并且他不是弱,他只是比我们更懂得到新场合应该更有家教。

接着刚才的说,那时候我管他叫“吊车尾”,并且乐于和其他人分享这个称呼,于是确实名副其实的喻文州一直保留着这个外号直到连赢魏老大三场。

我还记得有一次他真的气急了,抡起拳头就朝我面门打过来,我傻得连点儿反应都没有,结结实实挨了那一下。我气得浑身发抖,大叫着和他扭打在一起。

后续,我真的不想说。

好吧,我输了。

于是我更讨厌他了,就算他打败了魏老大我也讨厌他。没有最讨厌,只有更讨厌。

多年之后我问过他当时对我的感受,那是个阳光很好的下午,整个房间都浸在阳光里,空气里还弥漫着他泡的咖啡的味道,逆光站着的他转过头,淡淡笑着对我说:“我当时暗地里没少骂你傻逼。”

这句话的冲击性不亚于以前的那一拳,我大喊:“我靠喻文州!你骂我!”

我张牙舞爪地去拽他,把他拽倒在床上,狠狠揉他的头发,当然我舍不得也不敢揉得重。

最后他一边单手梳理着鸡窝,一只手在我想坐起来的时候弹我的脑门,导致我躺在床上等他整理好之后接受了他一个特别长的吻。

好吧,为什么会这样呢,从恨死的吊车尾变成深爱的队长。

首先是一起出道,他总是比我冷静,比我更稳定,有时候我的失误他能轻松逆转回来。我开始注意到他身上我从没看见过的闪光点,而那些东西是我恐怕这辈子也没有的,这也是我为什么是副队的原因吧。

我从看了十几遍他和魏老大的那三场比赛,反复推敲。

千金难买早知道,我现在才发现在研究喻文州的同时我早已开始思考怎样配合他,我的团队意识初步形成了。

再后来,剑与诅咒嘛……大家都知道。

我和他开始在私下聊比赛之外的事情,从人生理想到诗词歌赋。虽然我明白自己话唠,别人会烦,但我发现喻文州是唯一一个认真听我说话的人。

我已经有些喜欢他了。

蓝雨夺冠的那个夏天,我们都特别轻松愉快,本来就是假期,训练喻文州根本不强求,到后来他也窝回宿舍里了。

我当时心血来潮要和他换账号卡打竞技场,看着自己屏幕里的索克萨尔亲切感之余心里还补一句:哈哈哈索尔你这辈子施法最快的一场战斗就要开始了。

我是真的不适合用术士,虽然节奏没什么问题但是它的读条我一点也不喜欢。而喻文州,他居然用和我一样的风格,操作夜雨声烦抓住机会就猛攻,打断了我读条不说,最后还把我给弄死了。

我当时的惊讶太溢于言表了,我说队长我怎么不知道你玩儿剑客也挺好啊。

他只笑着回了一句:“剑客了解得不算透彻,但是我很了解你。”

我无法描述当时的感觉,只能说喻文州一语直戳要害,我认定自己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后来我们俩出去喝酒,对,就我们俩(他妈的谁知道喻文州当时有没有打什么算盘),我喝了两罐啤酒就酒壮人胆,说喻文州我喜欢你你能不能别嫌我恶心,我喜欢你两年了。

我又不是叶修,自然神智清醒,所以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低下眼睑在想着什么,修长好看的手摩挲着酒杯杯口,时间不久但每分每秒对我都是煎熬。

“我也是。”

嗯?!

“也是两年。”

卧槽!

“一直喜欢你。”

又是和当初那一拳一个重量级的刺激。

后续我就不赘述了吧,两个月之后我们就躺在同一张床上了,而且十分郁闷的是,我居然……

现在我们俩在一块儿三年多一点,正副队的关系有,情侣的关系也有。我们两个没和家里人出柜,至少我是不敢,所以我就把自己和他的目标定位在再给蓝雨得一个冠军上,看似非常有气势,其实还是为了逃避一些个问题。

不过索克萨尔的剑圣是一直勇往直前的,喻文州的黄少天也一样。

在我的观点里,谈得上爱的条件,一是互相喜欢在一起,二是互相付出许多年。

我爱喻文州,他也爱我。


——


喵大家好√要加入百日喻黄这个队伍了呢,起因是月考前和基友放了狠话,说数学能考好的话就写百日喻黄【其实是黄喻党】,毕竟数学超~差的,结果一下子就……啊好倒霉,不过无论攻受,爱的还是他们两个不是么( *・ω・)


热度(21)

© 小美人鱼文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