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人鱼文州

百日喻黄Day11

黄少天刚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觉得自己要被刺瞎了。

卧室连个纱帘都没拉,朝阳的房间被照得通透。大概已经是中午了,看来昨天玩儿得有些过火,自己都喝断片了。

浑身酸痛。黄少天脑袋蹭蹭枕头,想翻个身再赖一会儿。

然而他看见了睡在一旁的喻文州。


卧槽。

黄少天终于感觉到哪里不对了。

他怎么是光着睡的,还有喻文州也是……卧槽喻文州。

黄少天猛地坐起来,感受到疼痛从后腰和屁股迅速蔓延至全身,疼得他一个哆嗦。他惊恐地看自己的身体,胸前有许多块青紫,看起来不太好。

哦不。


喻文州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床头捂着脸的黄少天,类似于“卧槽这不是真的”的话从指缝间流出来,听进喻文州耳朵里。

喻文州也花了一些时间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

蓝雨庆功宴,两个人都喝得酩酊大醉回到黄少天房间,然后黄少天死死地抱紧他不松手,喻文州脑子一热直接把人扑到床上,结果黄少天丝毫不躲,勾住喻文州就亲。


喻文州慢慢坐起来,黄少天连看都不敢看他。

卧槽。

喻文州头回爆了粗。


“对不起,少天,我……”

喻文州欲言又止,因为气氛实在太尴尬,两个人都赤裸着坐在床上,被蹂躏得一塌糊涂的被单起着勉强的遮羞作用。黄少天头发有些凌乱,嘴唇红肿,身上全是吻痕,他都看不下去了。

“没事……没事……”黄少天缓缓开口,“这个……啊,都是……男,男的是吧,没事……”

黄少天绝望地再次捂住脸。

“对不起,少天,责任在我……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喻文州神色十分复杂。

“没有!!我好的很!!”黄少天一下子激动起来,而激动完了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好闷闷道:“我去……洗一下。”


黄少天刚下床就差点趴到地上,不过他忍着没喊疼,潜意识里他告诉自己遇到这个事不能怂。

昨晚的战场应该不只是床上,满地衣物就跟天女散花了一样,黄少天试图找条裤子套上,但悲剧地发现由于和喻文州身高相似两个人的队服裤子一模一样。也许男人不该这么矫情但是黄少天现在真的不敢瞎拿。

于是咬咬牙,裸着进了厕所,水温都没调直接冲澡。


喻文州则是仔细地辨认了一番衣物,把自己的那一套穿上了。这里是黄少天的房间,喻文州觉得自己不能再留,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别的队员应该还在睡,但直到他关上自己房门时心脏还狂跳不止。


喻文州自暴自弃一般地扯开了刚穿的上衣,走到厕所的镜子前面。

黄少天一身水汽地走出浴室,本来擦着头发但眼睛不受控制地往镜子上瞄。

喻文州发现自己身上有好几个牙印,右肩上的特别深,现在还隐隐刺痛。而他转过身,惊喜在这里等他。那就是后背上分明的抓痕。

黄少天已经看过了那些痕迹,但此时在镜子里加上他自己的脸又是别有一番感受。手背上有个很深的印子,可能是他自己咬的,又或者是喻文州。


看着看着黄少天突然没来由地笑了出来,而且是傻笑。


再回到黄少天房间门前时喻文州已经提着午饭,吃早餐的时间已经被他们睡过去了。

喻文州迟迟不敢敲门。

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黄少天会觉得恶心吧,他想。

于是也就是在他想的时候,门开了,黄少天刚抬头就对上喻文州错愕的眼神,他眨眨眼,问:“有事?”

喻文州赶忙摇头,指了指手里的袋子,意思是我给你送饭来,能进去不?

黄少天点点头,侧过身给喻文州让道,让他把餐盒放到桌子上。

“队长你吃过没有啊?”黄少天突然问他。

“……没。”

“那正好,一起一起。”

“别,”喻文州不太自然地伸手指指午饭,“给你买的 我就不吃了。”

“你买这么多想撑死我啊。”黄少天笑。


兜子里的一次性筷子正好是两副,黄少天神情复杂地想自己是不是又被喻文州耍了。

“少天。”

“啊,整么。”黄少天大口嚼着菜,因为体力消耗得大他真的特别饿。

“别生我气,行吗。”

黄少天眨眨眼,瞥见了喻文州一直拿筷子戳着的青椒,都快烂成了泥。

“不是,队长,”黄少天努力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我真的没生气,你看我也没事啊好好的,虽然……啧,被上了有点不甘心。”越说声音越小。

“那我下次——让你上回来。”喻文州特别认真地盯着黄少天。

卧槽。黄少天想,幸福来得太突然。

其实喻文州的心情很好理解,他是喜欢黄少天的。因为受苦的是黄少天,所以做了这种事之后他不像黄少天那样无所谓甚至高兴,只是深深担忧对方因此厌恶他并且会想尽一切去补偿。


所以说最后还是便宜了黄少天←_←


醉宿的后遗症让喻文州不得不再给全队放一天假,但转天再训练时只有黄少天一个人状态不是很好,他还是后腰疼,弄得自己根本坐立不安。

好不容易把上午训练挨过去了,一伙人都去了食堂,只有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人还待在训练室里。

“我给你带回来吧。”喻文州说。

“哦那最好了,谢谢啊。”

喻文州点点头,刚要出门却被黄少天叫住了。

“怎么了?”

“你等会儿……”黄少天缓缓站起来,挪到喻文州跟前,头埋在喻文州颈窝双手环在他腰上。

“……!”喻文州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但他绝不会推开黄少天。

他想了想,用宽大的手掌按在黄少天腰上轻轻揉着,另一只手也就顺其自然地放在黄少天后背上。

黄少天好像是笑了,湿热的气息颤巍巍地喷在喻文州脖子上。

“累的话去休息吧。”喻文州柔声说。

黄少天摇摇头,但是抬起脸让自己的脸颊贴上喻文州的,“我就是想抱一下。”


等等他还没表白呢,相处模式太亲密了吧。想到这个黄少天突然吓得心脏突突地跳。

太顺其自然了点。


喻文州在拥抱住黄少天的一瞬间确认了黄少天是喜欢他的。前天那次乱来也许就是个契机,让两个人的关系完全纠缠上了。

他把黄少天抱在怀里,隔着衣料都能感受到黄少天躯体贴在他身上留下的柔软温暖的触感,忍不住想抱得更紧。


“喻文州。”

“嗯。”

“下午练习我能请个假吗,明天一定加倍训练。”

“没事,你去休息吧。”

“好。”

黄少天放开了喻文州,两个人神情都泰然自若,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


对于剑圣大大来说,出门在外的装备里最不缺的就是墨镜,口罩他不乐意带,闷闷的影响呼吸。

他请假出去没有任何事情,只是觉得待在俱乐部看到喻文州就心乱。喻文州对他是什么态度啊,亲昵地抱着他就是喜欢他吗。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对喜恶很少有表达,他在想什么根本猜不出来。

前天他在混乱中有没有和喻文州示爱呢,他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也不知道喻文州记不记得。

黄少天架着遮住他半张脸的墨镜坐在广场喷泉边上。他也只戴了墨镜,一般粉丝认出来的话也很少有确定的并且敢过来认他的,所以他毫不忌惮地神游。


关于副队下午没训练蓝雨队员没有说什么,个别想问原因的也忍住了,不过等喻文州也说:“不好意思各位,请个假,郑轩盯着训练。”然后出去之后,几个人终于开始议论了。

“我总觉得队长和黄少今天怪怪的。”

“附议。”

“队长是不是去找黄少了?”

“附议。”

“我靠他们俩不会吵起来了吧。”

“没有啊挺正常的吧,不过黄少今天话有点少动作也特迟缓。”

“生病了还是?”

“咳。压力山大……大家训练好吗。”


喻文州找到黄少天的时候他还在原来的地方坐着,呆呆的样子。

“请假出来发呆?”喻文州一把摘下黄少天的墨镜一边开口问。

“队长!?”黄少天瞪大眼睛,喻文州怎么也出来了。

喻文州在他身边坐下,“我有事和你说。”

“这么巧啊我也。”黄少天心虚。

“那你先。”喻文州平静地看着他。

“不,你是队长,你先。”

“呵呵。”

我靠喻文州他嘲讽我。


“算了不逗了,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

“对,喜欢你两年了,你不要嫌我恶心啊喻文州,其实我觉得你也喜欢我,而且我们已经那啥了。”黄少天说完就捂住眼睛。

“哦……”

黄少天突然觉得唇上有触感,吓得弹了起来,睁开眼睛看见喻文州的手在他脸颊边。

“想什么呢,是手。”

我靠你能不逗我吗。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表情笑出声来,“我本来,没打算和你说,这种事情搁心里就好了,因为不会有人理解的。

但是啊,既然你也,我就说了吧……

我爱你。”




——

day10已补完







热度(19)

© 小美人鱼文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