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人鱼文州

【短贺】textmessage

我生日那天第一个惊吓——呸,惊喜,来自闷油瓶,因为准零点的第一条短信是他发的。
“生日快乐。”
我靠,他还会用二十六键找到标点。
我思前想后决定高冷一把,不说谢谢,至少扣他一个字。
“谢。”
妈的,爽,他说四个字我才回一个。
小花和黑瞎子也同时发了微信,不知道他俩是不是商量好了,一水儿的“奔四快乐!”
得了,胖子也是,还给我点了首学习雷锋好榜样。
我给小花回了个彼此彼此,其他俩人我实在是懒得理。
又有一条短信发来,居然还是闷油瓶的。“39了。”
……他还会打数字哦?他在嘲讽我哦?
“你99不止了吧。”呵呵。
闷油瓶五分钟没回,我都决定放下手机睡觉了,屏幕却又亮了。
“好像没到。”
嘶,我怎么觉得这四个字后面潜台词是“老子张日天不服”呢。
我转过身看他,他也正好抬眼看我,眼睛里还映着手机屏幕里的短信界面。
“怎么了?”他问我。
“没到吗?”我朝他那边挪了挪身子。
“应该没到。”他怎么也凑过来了。
没到就没到吧,比我大又怎么了,看着还是比我年轻……不行,我俩这距离有点尴尬啊,我脸上都觉出来闷油瓶呼出的凉气儿了。
他把手机屏幕锁上,我也照做了,房间最终归于一片黑。
“生日快乐。”他凑到我耳边说。







——
怎么,躺一张床上就不能发短信了?








——
盗墓是初心啊,去完长白山本来退了,这几天看着钓王,总觉得想在邪帝生日表示一下,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沙海里的吴邪。
记得叔说过瓶也就九十出头,要是记错了各位就原谅吧。

热度(6)

© 小美人鱼文州 | Powered by LOFTER